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公车熟女  »  控制三个女人
控制三个女人
罗恩有些无聊。他丝毫不意外会这样,他早知道这次会议会很无聊。在周末放学前,海尔斯夫人觉得需要一个会议来讨论一下洁西卡的进展。当然,因为他是她的家庭教师,他必须参加这次会议。另一方面,从他坐下来后,一直没人理会过他。他偷偷看了在洁西,发现她正从背后看着他。他低下身子,在她耳边低声说道。

  「觉得无聊吗?」

  「是的。我不知道这有什么好说的。我是说,你才刚刚好不容易说教会我,让我知道我需要些什么……东西。」

  她把她的手放在他的膝盖上,他立刻变得坚硬了。女孩的脸上充满了渴望,罗恩的心跳开始加速。她继续说道,「现在我想我们该做些有趣的事情……」她的脸蛋上浮现出幻想的神采,罗恩也不由心动了。

  (嗯,或许我们的确可以做点有趣的事情,虽然我以前还没尝试过同时控制两个人。我很想试试能不能成功。)

  罗恩注视着两个女人,看着她们在那儿聊天,并且暗暗集中注意力。他发送了同一幅画面给两个女人,他发现这简单的让人难以置信。

  (我居然立即就掌握了如何同时影响两个人?)

  他发送的只是一个简单的画面,这让她们立即停止了谈话。?玛丽。西蒙斯将一只手放在了海尔斯夫人的人身上,另一只手放在了自己的双腿间。海尔斯夫人的动作也差不多,两个女人互相用饥渴的目光望着对方。这时,洁西已经注意到发生了什么,她正想说话的时候被罗恩制止了。

  「嘘,洁西,你说过你想找点乐子的。」

  「嗯,但我的意思其实是……」

  洁西甚至都不知道该怎么说,她看到的这一切让她脑子一团混乱。海尔斯夫人俯下身,搓揉着玛丽的乳房。玛丽向后靠在椅子上呻吟着。

  「噢,就这样,南希,太棒了。」

  南希(也就是海尔斯夫人)的目光紧盯着玛丽解开的上衣。另一边,罗恩将洁西抱到自己膝盖上,慢慢解开她的衣服,目光却没有离开那两个女人。

  「你觉得怎么样,洁西?」

  其实他并不关心这个,但他很好奇洁西会怎么回答。

  「我不知道,罗恩,她们不该做这种事,对吗?」

  「为什么不能?」

  「嗯,因为她们都是女人。」

  (得让你改变下想法……)

  罗恩在洁西卡的脑子里植入了一些新的想法,然后他又问了一遍同样的问题。
  「你觉得怎么样,洁西?」

  「太棒了!我以前从没想过还能和女人样做。」

  「想要试试吗?」

  罗恩忍不住问道。

  「当然!」

  「嗯,先等她们准备好。」

  罗恩用手轻轻揉着洁西的乳房,和洁西继续看着。

  这时,玛丽的上衣已经和南希的线衫一起掉在了地上。玛丽上身只剩一件乳罩,但南希的上身已经一丝不挂了。她的胸部还像罗恩第一次看到时那么可爱,他渴望去抚摸那对乳房,但他现在还想继续看下去。

  玛丽爬起来,将南希横卧在她的桌上。,扯掉了南希的裙子,然后脱掉了自己的裤子。她的双手探向南希的胸前揉捏着她的乳房,南希的呻吟变得更加大声。
  这时,罗恩觉得是时候让洁西加入导演的好戏了。

  「好了,洁西,你可以加入她们了。」

  洁西已经脱光了衣服,走向两个女人。她不太确定应该怎么做,于是罗恩也给她的大脑里发送了相同的画面。此刻,他已经同时控制了三个女人。同时控制三个人的感觉之美妙几乎不下于眼前的这场春宫戏。

  洁西爬上桌子,双腿叉开跨坐到南希脸上,将她的阴户压在海尔斯夫人的嘴上磨研起来。南希热情地舔弄起来,使洁西的肉缝变得湿润。同时,玛丽。西蒙斯已经除下了身上剩余的衣物,罗恩故意让她这会一个人呆着。

  玛丽。西蒙斯高五英尺四英寸(162cm),有着一头暗棕色的秀发的碧蓝的眼睛。她的乳房很大,并微微有些下垂。罗恩有趣的注意到,她的阴毛被修剪成整齐的菱形。

  (我很想知道她为什么这么做。)

  她有一个漂亮的屁股和一对修长的大腿。她浑身被晒成棕褐色,并且看不到黑白相见的晒日线,光是想象她浑身赤裸地暴露在阳光下的样子,就让罗恩浑身战栗。

  玛丽开始用手指插弄南希的阴户,并用另一只手搓揉着她的阴蒂。洁西情不自禁的开始扭动,并探下手玩弄着南希的奶子。这画面让罗恩无比兴奋,仿佛梦境一般。三个漂亮女人在他面前给表演着一场美妙的性爱秀。现在只剩下一个问题:这场性爱秀已经让他的肉棒硬得快要爆炸了。他觉得自己是时候加入她们了,不过他还没想好要干哪一个。

  (等等,我还没有上过西蒙斯太太,……嗯,也就是玛丽,而且她看起来很好上手。)

  做出了决定后,罗恩迅速脱光衣服并走到她面前。此刻玛丽正吸吮着南希的阴蒂,并对周围一切毫无所觉。不过她很快就感觉到了变化。

  罗恩弯下腰,注视她的阴户。在过去的几周里,他已经习惯沉迷在阴户的美妙当中。他已经爱上了它的一切。注视它,触摸它,亲吻它,舔弄它,这一切让他痴迷不已。事实上,女人们似乎也非常享受他无害的目光。从本质上来说,罗恩是个好人,他喜欢让人得到快乐。

  观察到满意后,他上前开始舔弄玛丽的肉缝,非常的轻柔,只是刚好够他感受到它。玛丽的头迅速抬起,想看看是谁在她身后。当看到罗恩也在看着她时,她笑了,又继续手上的动作。

  罗恩也继续舔弄着在玛丽的阴户,他让玛丽变得非常的湿润,并且他觉得玛丽已经在高潮的边缘,随时都会高潮。他知道自己第一次插入坚持不了太久,所以想让玛丽能更容易高潮。罗恩将肉棒挤了进去,他第一次插的很慢,用以适应被玛丽阴户夹住的全新感受。玛丽呻吟起来,迎合着他的抽送,用行动鼓励着他更近一步。

  罗恩抓着玛丽的屁股,激烈的抽送着。玛丽继续玩弄着南希的阴户,她的动作变得有些艰难起来。洁西卡注意到了玛丽的不便,于是接管了品尝南希阴户的工作。南希吸吮着洁西卡的阴户,并用拇指插弄着她的屁眼。

  罗恩很快就射了出来,当他火热的精液在玛丽的阴户里猛烈的喷射时,玛丽也被带上了高潮。玛丽高潮时阴户的剧烈收缩,让罗恩几乎以为自己飞了起来。
  他紧紧抓着身下的女人,享受着这美妙的一刻。玛丽的阴户不停的套弄着他的肉棒,压榨着他的每一滴精液。

  当射精的快感退去后,罗恩看到,南希在洁西的身上剧烈扭动着身体,她正在激烈的高潮中。罗恩从精疲力尽的玛丽体内抽出了阳具,走到洁西边上。他抬起洁西的下巴以便自己可以看到她的脸,并且问道:「你过瘾了吗?还是还想继续?」

  「我想我已经不行了……」

  「我还可以…」南希说道。

  「嗯,海尔斯夫人,我会让每个人都感到快乐的。洁西,你让开,让我来。」
  洁西从南希的身上爬了下来,罗恩帮南希爬下了桌子。罗本没想好该将怎样赐予他的老师快乐,于是他决定让她自己来做决定。

  「你想我怎么做?海尔斯夫人?」

  「肏我的屁眼,罗恩,现在就肏. 」

  这请求让罗恩感到意外,同时又让他变的无比坚挺。南希主动趴到了桌上,罗恩一看差点笑了出来,这和他第一次肏她时候的姿势一模一样。罗恩将龟头对准了她的屁眼顶了进去。

  「噢,上帝,这感觉太棒了!」

  南希向后挺动屁股,迎合着罗恩的动作。很快,罗恩将她的屁眼全部填满,并且开始放慢了节奏。

  「我觉得那些靠自慰高潮的家伙们可品尝不到这样美妙的滋味。」

  当南希的肛道放松下来后,罗恩加快了抽送的速度,他们两人就像野马一样在桌子上尽情驰骋着。罗恩觉得她快要高潮了,果然,她发出了一声低吼,全身变的紧绷。剧烈收缩的肛道强有力地挤压着罗恩的阳具,不过,这还不足以让他射精。罗恩从她体内抽出了阳具,让她软绵绵的趴在桌上。

  「洁西,过来。」

  洁西听话的走到他身边。他坐在海尔斯夫人的椅子上,对洁西说道:「吸我的肉棒。」

  「罗恩,你才刚刚从她的……」

  洁西没法说出口。

  罗恩知道她的感受,但他并不关心这点。他决定做一个小尝试。

  「吸我的肉棒,奴隶。」

  他用主人的口吻呵斥道,并没有使用任何能力。洁西立即跪倒在他面前,并且开始舔弄他的阳具。罗恩以为会在她脸上看到厌恶和抗拒,但他只看到了平静。
  (嗯?回头我得研究下是怎么回事。)

  洁西对肉棒的的舔弄和亲吻让他欲火高涨。洁西将他的肉棒放进嘴里吸吮起来,罗恩能感觉到龟头抵到了她的喉咙,但洁西并未停下,而是继续深入,直到她的嘴唇触碰到他的阴囊为止。

  (见鬼了,她是怎么做到的?)

  这种感觉真是美妙极了。她开始进进出出的吞吐起来,每次都将他的肉棒整根吞到底。罗恩知道要是被这样吸的话,他坚持不了太久时间。为了让手不闲着,他探下手去玩弄洁西的胸部。从他的角度,他能看到洁西的双手正在自己下体活动着。突然,罗恩感到从蛋蛋窜上来一股凉意,让知道自己快射了。他伸出一只手,轻柔但不容抗拒地按着她的头深埋在自己的裆部,将他的种子全都浇灌在了她喉咙里。在罗恩这样做的时候,洁西也在他的身下痉挛着达到了高潮。洁西的颤抖让罗恩射出了更多的精液。最后,他们全都耗光最后的体力,变得精疲力尽。
  罗恩是第一个恢复过来的,他看向另外两个女人。她们显得十分困惑和茫然,她们显然还记得之前淫乱的一幕,这让她们有些无所适从。

  (真不幸,这我可帮不了她们,不过我还有事要做。)

  「玛丽?海尔斯夫人?我们需要谈一谈。」

  「是的,我们需要谈一谈。」海尔斯夫人说道,「这儿究竟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我并没有因为你们而感觉到心烦?」

  「那是因为我将这里控制住了。我控制你们两个已经有一阵子了。我的能力可以让你们在毫无察觉的情况下无法在任何人面前讨论这件事。你们明白吗?」
  女人们点头。

  「很好,送洁西去夏令营的事在你丈夫那边会有麻烦吗?」

  「不,罗恩,完全没有麻烦。事实上,我觉得他会很期待家里只剩下我和他两个人,如果你能明白我的意思的话。」

  通常一个十三岁的孩子是不会明白玛丽色意思的。不过罗恩不一样,他完全能理解玛丽的意思。

  「是的,我明白。那么,海尔斯夫人,你叫南希对吧?」

  「是的,不过,罗恩,请别在学校里这么叫我。」

  「不会在学校这么叫你的,不过不是因为你的原因,而是我怕引起其他人的好奇心。不管怎么样,我想知道你和你丈夫的关系如何?」

  「我已经离婚五年了。我只是为了方便才保留着他的姓,就是这样。」
  她并不想说太多关于自己的事,毕竟那些事他无权知道,但她有些忍不住。
  另一方面,罗恩其实已经知道了这些事,他只是想拿来确认一下,和被他称之为「脑海漫步」的能力所得来的准确信息对比一下。

  「很好,从现在开始,你不会和任何人约会,你只能和我做爱。为了我的安全,你会愿意做任何事。你以后只能对我说真话,并且不会对我保留任何秘密。
  ……「

  罗恩将他那套准备好的冗长的基础规则灌入南希的脑海,只是补充了点关于约会的部分。接下来,他转向玛丽,除了考虑有关她丈夫的部分做了些修改,也同样给玛丽灌输了类似的指令。罗恩并不认识西蒙斯先生,不过他不觉得西蒙斯先生人会很坏,因为玛丽和洁西的都是从心底真的喜欢着他。所以罗恩并不打算过度开发玛丽,不过他确信,玛丽会永远对他保持着愿意和渴望色态度,不论西蒙斯先生对她如何。

  完成这些事后,也差不多该回家了。洁西向罗恩吻别,其他女人也跟着照做。
  罗恩非常享受这样的生活,他一路吹着口哨走回家。

       【完】